欢迎来今题网个人空间

探讨的空间

http://friends.jinti.com/tiankongr/  [复制链接] [收藏]

博客日历
«December 2017»
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
博客自定义分类
当前时间
2012/3/12 11:48:00
 在这个武夷学院的校园里,有一个空荡荡的灵魂在游弋着。
  驻足,聆听。琴声,以一种散漫的姿态飘扬着,从远处宋明理学中心漫无目的地来,在我耳畔小心翼翼地轻盈坠落,散落这世界化成悲伤。琴声斑驳了黯淡的月光和月光下若隐若现的苍白建筑。明月湖水,似乎也被这夜晚凄凉的琴声感染,变得多情却又懒散着不动和我一起停留在这一刻。
  琴声,情人坡,我。
  我不是孤魂,但我却喜欢上了这夜晚的空洞。一个人静默地坐在情人坡的草地上,静静地思考着一些什么。遇到太多,回忆太多,我该如何喘气。迷迷糊糊之中,一些画面,支离破碎。如同飘乱的琴声散落成满地离伤,要我怎么捡。
  闭眼,睁眼,叹息。
  低头滑出的轻声叹息,却太沉太重,恐载不动我满身心的忧愁。于是,孤寂继续着孤寂,孤魂继续着游弋。将耳机里朴树的音乐声调到最大。我曾说过,朴树是一位孤独的歌者。孤独的人遇上了孤独的歌者唱着孤独的歌曲,全世界剩下的尽是孤独。
  欧说,你变老了。沧桑的老,在昏暗的走廊上却显得格外明显。其实不是我老了,是我变得颓废萎靡了。对着镜子,我变得不认识了自己。头发长了,乱的。胡须长了,沧桑的。从前的,笑脸呢?想起,二期食堂镜子里显示的是那张我不熟悉的忧郁的脸。
  夜晚、阴天、抒情歌曲是我的最大敌人。每当阴沉天气,夜幕降临远处晃晃忽忽的音乐声飘来时,我就无法掩盖内心的忧伤。又是一个无情的夜晚,我成了一具镶嵌着孤独灵魂的精神萎靡的躯壳。
  我想到了猖狂,所以我对着所有人肆无忌惮地笑。这是一场演出,这一切,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很精彩,我以为自己可以乐此不疲。殊不知,一转身,孤单已躺在身旁,心碎了整整一夜。
  有些话语,我没说,宁肯让它融化在风里;有些话语,我不说,适合让它腐烂在心底。
  于是,日记本成了我无言的伴侣,希望可以将我心底无法言说的思绪承载。提笔编织一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话,用飘忽的笔,曾经飘忽的情,留下飘忽的忆。恍惚惚的手,空落落的心,冷单单的我。
  有人说,只有笑脸才适合你。的确,现在的我不是我。
  我把自己弄丢了。
  或许,换一种发型,可以换一种心情。
  
  剪去了蓬松的长发,修去了苍感的胡须,给自己换了一副眼镜。日子,随之注入新鲜,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  
  释怀,释然,顿悟。
  这一天,雨停了,哭过的天空将笑脸重新绽放。再次来到情人坡,端坐。很喜欢天空的蓝,在阳光的灿烂里更显空旷;很喜欢云朵的白,在微风的浮动下更显飘逸。静谧的明月湖依然静谧,只不过它有了自己的故事。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,每一个倾心肺腑的故事,就让它自然地来吧,让它自然地走吧。天下本无事,何必庸人自扰。年轻的脸上需要笑脸,把舒心的笑声幻作音符,把音符的动人撒向蓝天,把蓝天的广阔放入我心。
  每一次的花灯初上,遗忘每一次的梦里花落。不再让伤感有路追究,不再让孤独有岸停靠。我常常觉得,生命就如一条长河,所有经过我生命的人就如同这条长河里的沙石,沉淀下来的终究会自然沉淀,被河水冲走的就将它淡然。

阅读(2406493) | 评论(0)

今题网友

使用条款 | 联系今题 | 关于今题网 | 建议与批评 | 使用帮助
© 2017 Jint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 今题网